如需聯繫請洽 電話(03)382-1533#303 或寄電子郵件:dysnc2007@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竿頂洞蛙 ─「艾氏樹蛙」

艾氏樹蛙  

拍攝時間:2011/07/09
拍攝地點:東眼山森林遊樂區
學名:Chirixalus eiffingeri
快速鑑定特徵:背部有一個X型或H行深色斑 + 四肢體外有白色顆粒突起 + 手掌內突大而明顯
小檔案: 小型蛙類,3~4公分,體色隨環境變化而多變,從淺褐色到綠色,多以褐色為主。喜歡棲息於樹上,叫聲為規律的「嗶‧嗶」聲。繁殖期為2~8月,有特殊的護卵行為。

 

這張照片,實在是非常地有趣 

因為主角有~兩位~ 

分別是「艾氏樹蛙」與「竹管先生」

先來看看這姿勢100分的礙事... 

喔不... 是艾氏樹蛙啦  哈哈~

 

因為艾氏樹蛙有很特殊的護卵行為 

所以牠選擇了竹管先生當他的臨時避難所

當起了「竿頂洞蛙」

把卵產在竹管裡面

除了可以保持濕潤,還可以確保寶寶們的安全

但牠也不時地探出頭來四處張望

顯露出一幅緊張兮兮的模樣

深怕大家已經發現了牠的蹤跡

是不是很古錐哩?

 

再說到「竹管先生」

其實他也大有來頭呢

竹管先生的工作原本是保護旁邊的「青楓老弟」的安全

因為青楓老弟還小,才剛栽植到林地上

怕被砍草工人大刀一揮

就一命嗚呼了~

因此竹管先生就換上紅衣裳

告訴砍草大哥們~ 請高抬貴手啊~ 別砍到青楓老弟了

不過,竹管先生現在多了一樣工作

就是擔任起艾氏樹蛙避風港

除了要保護青楓老弟

也得順便保護艾氏樹蛙的一家大小

實在是很辛苦呀!

 

芋圓筆

fable0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來來~喜歡參加東眼山營隊的同學家長們,

不管您這次有沒有報上都一定要進來認識一下這位,

比任何膏藥都還有效的重要人物,

不管是擦的抹的貼的綁的,他一概具有。

 

他就是我們桃園縣消防局的教官-瑲哥。

CIMG0386.JPG  

瑲哥每年都會替新竹林管處的工作站人員上一次急救訓練,

看見他認真的神情,可以瞭解他對這份工作的看重。

CIMG0349.JPG  

這次大型急救訓,東眼山的夥伴們被分配到安置組,

正在與瑲哥仔細規劃人員及食物配置。

CIMG0345.JPG  

每次研習,最不可少的傷患包紮。

由我們元老級大恐龍出場。(哇~好懷念)

CIMG0372.JPG  

當然也免不了要來個狀況劇,大家都聚精會神地聽著瑲哥解說。

CIMG0383.JPG  

除此之外,

瑲哥很幫忙東眼山自然教育中心的營隊活動唷!

我們每一梯的醫護大哥哥大姐姐,

都是瑲哥幫我們安排好的。

 

這樣的合作無間,

讓東眼山每一梯次的過夜型活動,

有了安穩的靠山。

 

我們會持續努力,

讓學員們擁有美好的回憶,

請大家給瑲哥跟前來協助的醫護們一個讚吧!

 

fable0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環境教育學界普遍認為,戶外教學是推動環境教育的有效方法之一,然而在東眼山自然教育中心這類非正規體制下,在短時間內的教學,要看出學生行為上的改變,其實是相當大的挑戰。

在上述的限制之下,中心需藉由學校教師觀察與協助,來瞭解學生參與課程的變化。以下為新北市新店區的某位蓮花老師(化名),兩年來參與本中心三次(一次單日型,兩次過夜型)戶外教學,回校後對學生的觀察,藉由教師的角度來瞭解學生的變化或學習狀況。

蓮花教師表示,學生在參與校外教學後,對於環境的敏感度提高了,同時會將學習到的技術應用在生活之中:

孩子進入高年級的第一個校外教學就是到東眼山進行「森林趴趴走」,在其中我看到許多孩子在教室中不易觀察到的優點,孩子們開始會注意自己的生活環境,出門去玩也會開始運用地圖找方位。

她進一步提及,東眼山戶外教學課程對學生的幫助還有「合作」和「討論」,她發現學生願意去協調,同時對於她在學校課堂上引導學生學習和班級經營上,是相當有幫助的部分:

最重要的是孩子們從課程中學會「團隊合作」與「討論」,這對於在學校的學習真的有很大的幫助,(他們)討論開始言之有物,也學會在討論中去尊重不同的聲音,雖然討論過程會有爭執,但是孩子們學會協調與說明。這是我一直想帶孩子擁有的能力,卻礙於一人之力實在不易同時進行。不過對於創造團隊最大價值這件事,孩子們雖然有時會忘記,但是全班整體的默契真的是越來越好唷!

她認為她帶領的班級在孩子的人際方面也有進步。

我還看到小組成員彼此的包容,更多的是孩子在說話與人際互動方面的成長。

蓮花老師舉例說明,學生畢業之前,進行了畢業影片的拍攝,她認為學生在東眼山參與戶外教學的討論和合作過程,影響了學生的拍攝計畫。

孩子們在六下的畢業之際,透過小組分工,開始拍攝畢業影片,過程中,我看到之前的討論經驗,帶給孩子莫大的幫助,也由於在東眼山的課程常常會堅持要討論完整,課程完整,所以孩子們在過程中也比較不容易輕易放棄原本設定的目標。才能在近日有兩支不錯的自編、自導、自演、自己剪接的影片產出。

上述內容會發現,在環境上的改變並不是很多,而多半是人際與問題解決技能上的進步。不過自然中心除了「人與環境」之外,探討「人與自己」、和「自我實現」方面,也是相當重要的部分。而且東眼山認為產生環境議題的根源,其實就是來自於人本身,或是溝通不佳產生結果,加上環境議題的複雜度,人的角色很難自其中抽離,因而在課程設計上以及策略上,以解決人與自己為優先,再進入到環境,故活動多採用探索活動作為媒介,因此產生這樣的反應,但也顯示出整個自然教育中心所欲達成的不僅僅是保育目標,更重視學生的人格發展。

fable0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然中心的環境教育課方案在教學過程中,不僅讓學生產生環境行為上的改變,有些時候對於教師的教學,亦會產生影響。以下為一位桃園縣國小朱姓教師對參與中心活動之感想,該教師於97年即開始參與東眼山的戶外教學活動,其間參與了三次單日型課程,分別為「杉爺爺講古」、「森林水故鄉」、以及「森林趴趴走」,和兩天一夜的「東眼奇兵」、「FBI:930檔案」課程試教,對東眼山的戶外教學有一定程度之瞭解。以下為訪談的過程。

談訪者(以下稱「問」):可否簡述一下您自己?

受訪者(以下稱「朱」):國北師語教系,銘傳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書12年了,一畢業就在這個學校教書;荒野的伙伴,桃園分會認識了葉課長(現育樂課長),同事來參加過教師研習有提過這樣的單位,因緣際會下開始申請帶學生來參加戶外教學。

朱老師本身曾參與過環保團體,對於環保團體在環境教育方案有認識,她認為東眼山自然教育中心所設計的課程有別於這些單位,並給予相當的肯定。

問:您來東眼山戶外教學有五次了,為什麼想要一來再來?

朱:三年前開始帶學生到東眼山自然教育中心,我覺得你們上的很棒,因為我本身在自然界也是有接觸過的,其他自然保育團體的帶法就是著重在認識花花草草,但其實跟孩子講這麼多他們過了就忘了,最重要是內化,願意親近大自然,我覺得這才是比較重要的部分,你們很強調這個部分的東西,帶領的方式會用孩子的語言,讓他們上起課來不會覺得是來上課,整個活動我覺得是寓教於樂。

問:那麼學生對東眼山活動的感覺呢?

朱:學生是喜歡學習的,上回我帶學生去參加「南北極地博覽會」有學生和我反應說:「覺得是最空洞的一次戶外教學。」而學生也覺得來東眼山是比較有意義的。

從教師的觀點來看,她認為孩子是有改變的,不論是在環境上或人際上,其中又以人際和自我成長的部分,她認為影響最大。

問:您的學生在參與活動後有沒有什麼樣特別的改變?

朱:以五隻魚同學來說,她五年級剛到這個班的時候很自閉、很畏縮,不過經過了幾次的活動下來,他變的比較開朗。東眼奇兵課程後,他們在討論事情時就會有人跳出來說不能只注意自己的利益,要以群體的利益為思考的原則。他們現在出門基本上也都會帶環保筷,比較有環保的觀念。其實學生還是會有衝突,但衝突之後他們會去思考哪裡做的不對。例如上回趴趴走有一位放馬後炮的學生,他覺得他實話實說,只是他當下把團隊的氣氛搞的很僵。但他那時候哭的很傷心,因為他覺得他怎麼會說出那句話。

問:所以他並不是因為同學的不諒解,而為了自己說錯話而傷心?

        朱:對!他後來說話的時候會說:「啊~我好像不應該這樣講」,其實他是一個說話很直接的孩子,同學也都會跟他講,但久了就會避開這塊,不去觸及他的防線。那次以後他說話就會先思考,其實那次有衝突但反而讓他長大了。他在班上話不多,但句句帶刺,他希望人家注意他,所以那件事後他就說他覺得他自己說話很直接。

朱:另一個男生(化名)是讓我覺得最頭痛的孩子之一,他是一個很喜歡當領導者但又沒辦法處理的很好的人。他在中年級一直是問題人物,跟我是死對頭,但我覺得在東眼奇兵課程回去之後,我有故意放出一些東西讓他去控制,他在班上就比較會去顧慮到別人的感受,他是一個很本位的孩子,但我覺得現在可能跟班上風氣也有關係,加上讓他在班上當一個可以指揮的人,他就有機會去調整他的角色,怎麼樣聆聽不同的意見、調整。

朱老師認為中心的課程對她來說言,特別「東眼奇兵」的內容和教學方式,在她的班級經營上亦是有幫助的。她提到:

上次東眼奇兵前面引導課程後覺得好有趣哦,回去可以用在班級經營,……回去有跟陳老師(另一位有參加過東眼奇兵的同事)討論到課程,她也覺得你們的引導方式很受用。

基於朱老師提到的內容,教推組欲進一步瞭解教學方法對於教師的幫助。從訪談過程中瞭解到,教師其實在教學過程上,也進行了一些調整。

問:您剛有提到活動可用在班級經營上,那麼我們的教學方法,對您的教學或是班級經營上有什麼樣的幫助?

朱:上次東眼奇兵後,就想說你們這種對話方式把問題丟給學生,再讓學生自己思考討論如何解決問題,在接下來六年級的課程我也會使用這種方式,所以有一些中年級給我帶的學生就覺得老師有變,因為我以前就是很嚴格,是班上的權威,你們不可以有任何人跟我有不同的想法。後來我就覺得六年級好像不應該是這樣,他們應該還是會有自己的想法,雖然表面上會服從,但還是會有意見,所以我就盡量把問題丟給他們,就像你們上次帶的那種方式一樣。

問:有沒有什麼實際的例子呢:

朱:像我們的體育老師最近一直在請公假,我們班的體育課就一直都是科任老師在上,整堂課上下來他們就會覺得都在放牛吃草沒有收穫,球類比賽就要開始了他們想要拿到好成績,那我就丟問題給他們,「你們覺得體育課,你們可以怎麼做?可以怎麼訓練?」學生會自己出來在黑板上討論、提出不同意見想法,這樣持續了兩個月都是他們自己去規劃應該要上什麼,跟體育課的代課老師說他們要上什麼,後來代課老師就說他這樣上很輕鬆,他完全不用管秩序什麼的,都有人會下達指令,自己去拿球、隊型排好、自己開始練習什麼的,他就覺得怎麼六年級的學生可以做到,我就說那就是給他們自己時間去討論出來的,所以我覺得他們很神奇。

然而這麼頻繁的戶外教學,其實對於朱老師而言,也會形成來自於同儕,以及家長的壓力。

朱:我跟謝老師(另一位也常參與中心課程的同事),算是我們學校比較異類的。

問:比較異類的,為什麼?

朱:對,我們跟人家想法比較不一樣,像我們一直帶小朋友出來校外教學,其實在別人的眼中,我們是很不合群的。

問:所以校外教學會讓妳們在學校產生一些困境?

朱:之前會,之前…嗯…會覺得壓力很大,因為你帶學生出來玩,可是回到學校之後,你反而要遭受同事之間的批評,那時候其實是有壓力的。

問:那你怎麼…

朱:去調節嗎?

問:對!你怎麼願意繼續這樣做?

朱:因為我後來想得很久,跟我老公在討論,我就說為什麼我為學生做這麼多,可是呢,同事們之間他們不是一個鼓勵正向的,然後呢,反而是在後面拼命的扯後腿?然後我老公就說,因為妳是那根凸出來的釘子,別人其實都希望你是齊頭的,然後我後來想很久,對,我也許是那根凸出來的釘子沒有錯,可是我覺得我做的事情,只有是為了學生好,並不是想要出峰頭。而且我看到帶出來之後學生會互動、互相幫忙,雖然他們做的事我覺得沒有到很滿意程度,但溝通後發現他們都願意修正,都會看到孩子的進步,我覺得我做這件事是值得的。像現在出來,我們學校還是會有老師是那種比較負向的去看你做這些事情,那我會覺得說他們去講他們的,我覺得我自認為自己做的事,對的事情做就對了。

問:那家長的部分呢?

朱:其實我們班一位功課不錯的學生媽媽和我說,她之前就是一直觀察,想看學生如果成績下跌,就會怪老師是因為校外教學。所以我就會和學生溝通,把家長的負面評價告訴學生,學生他們是聽得懂,自然會自己注意成績,後來家長發現學生成績沒變差,反倒是轉念想學生又會玩,又會念書也沒什麼不好。

朱老師最後提到,戶外教學其實在經費上是很需要幫助的,因為在他們學校所以並不是每個學生的家庭都能夠負擔。

問:您帶學生出來戶外教學需要補助款的需求很大嗎?

朱:是蠻需要的,太頻繁的戶外教學有些家庭可能沒辦法。

基於此,教育中心未來在補助款申請及受理的機制必須再進行討論,期能將補助真正落實到需要經費而且願帶學生進行戶外教學的學校或班級,否則不過成為一項例行工作,學校未必珍惜,同時也無法達到資源公平分配的原則。

fable0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東眼山自然教育中心自96年成立以來,便積極地推動環境教育工作,期待能夠藉由教育方案的運作,來讓參與的學生和民眾除了對森林生態有所認識外,更能夠友善的對待我們這塊土地和環境。

環境教育活動的規劃,產生有意義的聯結基本上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倘若能夠形成行為上的改變,更是考驗著方案規劃者的經驗與能力。礙於非正規教育在時間上的限制,無法像正規體制中能長時間的觀察,所以行為改變的評量其實是相當困難的工作,不過若能夠藉由與體制內教師的合作來協助追蹤,對資訊的獲得是一大幫助,而結果若積極正面,對現場教師將是相當的鼓舞。

基於想瞭解中心課程對學習者生活上的影響,以及是否在行為上產生了改變,本中心透過質性訪談的方式來獲得資訊。教育推廣組選擇參與「FBI:930檔案」試教課程的一個班級。該班級已連續三年參與本中心方案,對於中心的課程及人員有一定的瞭解和認識。質性資料蒐集利用「FBI:930檔案」課程的空餘時間,邀請教師進行訪談,並請教師自班級中推薦一位學生,作為訪談記錄的對象,來瞭解課程所產生的影響。以下為學生的訪談過程。

 訪談者(以下稱「問」):可否簡單介紹一下妳自己?

五隻魚(化名,以下稱「魚」): 我是五隻魚,目前就讀「盡心國小(化名)」六年級。

問:妳參與東眼山的活動幾次了?

魚:五次吧!有做河流的(森林水故鄉)、東眼奇兵、森林趴趴走、

    FBI(森林調查課程),還有一次我忘記了。

   (後與其導師求證應該是四次)。

問:妳喜歡在大自然的環境之中嗎?

魚:喜歡,喜歡大自然的舒適,不喜歡都市烏煙障氣。

問:那喜歡東眼山的活動嗎?最喜歡哪一次?

魚:喜歡!最喜歡「東眼奇兵」。

東眼奇兵為自然教育中心針對全球暖化議題所規劃的兩天一夜過夜型課程。內容分成四個主題,分別為「森林與減緩暖化的關係」、「太陽能及替代能源」、「暖化對於生物的影響」、「改變生活所需承受的不便」。活動的教學方式採用「探索教育」、或稱「體驗教育」(Experiential Education)的方式,讓參與者不但討論合作與問題解決外,也探討暖化對人們生活的影響。五隻魚同學於99年參與了這個活動,是相較於她所參與的活動中最喜歡的一個課程。

問:那麼東眼奇兵中的那一個活動印象最深刻?

魚:搶救北極熊。

搶救北極熊為東眼奇兵四個主題中的「暖化對於生物的影響」,請部分學生扮演北極熊,部分學生為解救北極熊的科學家,藉體驗教育的「硫酸河」遊戲,融入暖化對生物生存的概念來進行。

問:妳扮演是北極熊還是人的角色?

魚:當人類的角色。

問:為什麼最深刻?

魚:讓我對全球暖化有較深刻的認識。

問:那這樣的認識對妳的生活有什麼改變嗎?

魚:有,我會去檢視自己的行為,看對地球有什麼影響,現在出個房門拿

   東西就會隨手關燈。

問:隨手關燈?

魚:對!而且家人,例如我弟弟有不適當(環境)行為時,我會糾正他,

    比如說洗手的時候水都開著,離開房間時不關燈。

根據99年東眼奇兵蒐集到的前後測問卷統計,學生在「隨手關燈、多走路、騎腳踏車、少吃肉等節約能源方式,都可以減少碳的排放」這題項,後測平均值顯著高於前測的平均值,表示課程的確能夠幫助學生認知生活中所做的這些行為對環境的好處。而從同學的回應,表示其已然將之落實在自己的生活中。而且東眼奇兵課程不但讓她對全球暖化議題有深一層的認識,也讓她對這個議題開始關注。

問:你現在會特別關注環保這個議題嗎?

魚:會,我以前我覺得很無聊,不過現在會特別注意溫室效應、

    氣候異常的議題。

由於東眼奇兵採用了許多的探索活動,本質上是以團隊問題解決的精神在設計,因此好奇學生在團隊上是否有幫助?

問:東眼奇兵對妳在團隊相處方面有幫助嗎?

魚:有,在人際方面,我的脾氣不太好,做活動時就會很生氣,而我的

    角色又是領導者,就會覺得為什麼同學不趕快處理。雖然我這次在

    這裡做活動時(指FBI課程)也有生氣,但我就會忍下來了。我覺得

    要去協調每一個人很困難,不過我有出來說:「這個時候起內鬨

    沒有幫助。」

一個自然中心具有達成「人與環境」、「人與自己」、和「自我實現」的目標,以上述反應顯示,東眼奇兵在「人與自己」這個範疇上亦有著力點,學生在達成目標的期待之下,會願意主動地調整心態,對其身心發展,以及未來的人際上可能是有幫助的過程。

進一步瞭解學生對於戶外教學的感想,戶外教學場地及內容選擇權大多在老師身上,不過學生其實還是有一些感覺與想法。

問:我聽你們老師說前一陣子有帶妳們去一個什麼博覽會進行戶外教學?

魚:南北極地博覽會。

問:和東眼山的戶外教學比較呢?

魚:我覺得沒有你們這裡深刻。

問:謝謝!那你覺得來東眼山戶外教學跟其他地方有什麼不一樣嗎?

魚:我有去過劍湖山,這裡讓我感覺很有互動。

問:那妳喜歡去遊樂園嗎?

魚:就環境來講,這邊比較寧靜,遊樂園太吵了。

最後,教推組想瞭解學生在參與課程後,就其當時的感想,在未來職業選擇上,會不會考慮環境教育專案教師的工作。

問:有機會的話會想要來東眼山工作嗎?

魚:考慮一下,我覺得你們很累(笑)。

雖然並未獲得肯定的答案,不過可以知道的是,學生對於環境教育專案教師工作的辛苦,其實是可以體會到的。

 

fable0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a.jpg        

哈囉!大家好

我的本名叫「陳亭茜」,

我的大嗓門和熱情常讓人聯想到紅色,

因此大家又叫我 ! ?

 

「西瓜」

 

我畢業於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地理學系,

大學的時候喜歡登山和自助旅行,

100年七月來到東眼山自然教育中心,東眼山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身為一個社會新鮮人和東眼山菜鳥,對於每天生活中發生的大小事,

都有旺盛的好奇心想去挖掘和理解,

期待接下來的日子可以在東眼山繼續下一階段生命旅程:)))

fable0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